欢迎访问西安弘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固控系统-压裂返排液处理系统/泥浆与污水净化专家
石油,用的完吗?
来源: | 作者:pmoc46674 | 发布时间: 30天前 | 90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人类刚刚进入20世纪时,全球各大城市面临的带来最多恶臭的环境挑战不是贫民窟、污水或煤灰,而是马粪。在1900年的伦敦,大约有30万匹马拉着出租车和公共马车,还有运货车、平板车和干草车,身后留下滩滩马粪。纽约有10万匹马,市民也忍受着同样的问题——他们不得不在雨天蹚过遍地横流的污水,在晴天穿过蚊蝇飞舞的粪堆。在1898年于纽约举行的第一次国际城市规划会议上,粪便是头号议程。人们对此束手无策,失望的与会代表提前一周打道回府。

      然而十年后,粪便问题几乎被市场的无形之手一扫而空。亨利·福特生产了第一款T型车,便宜、快捷而且干净。到了1912年,纽约的汽车数量已经超过了马匹,最后一辆马拉街车于1917年在曼哈顿退役。这是石油成熟的标识。

      那是一个速度的年代,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加速发展的年代。如果说煤炭推动了工业革命,石油则带来了内燃机、航空,以及一种20世纪的新的信念——人类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它让人类飞向了月球甚至更远的地方。从口红到CD播放器,从摩托车头盔到阿司匹林,改变了人类生活的许多产品都含有石化产品。拖拉机和化肥给世界带来了更廉价的食品,用于包装的塑料也是石油产品的恩赐。

      石油已经改变了历史。过去的100年充满了石油战争、石油危机和石油泄漏的印迹。即使在21世纪,石油的主导地位依然根深蒂固。它可能曾让所有其他东西都加速发展,但能源市场有一条经验法则,即改变燃料结构就像是冰川融化般缓慢(见图表)。

      石油在全球能源供应中的占比在1973年阿拉伯石油禁运时达到46%的顶峰。2014年它仍然有31%的份额,相比之下,煤占29%,天然气占21%。化石燃料那些快速增长的竞争者,比如风能、太阳能和地热能,加起来也比1%多不了多少。

       然而,“从马力到马力”的转变——这个由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的埃里克·莫里斯(Eric Morris)创造的说法,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缩影。一百年前,石油被视为环境救星。现在,石油产品愈发沦落为和当时马粪一样的角色——对公众健康和环境的一种威胁。

       尽管经久不衰,石油也可能会面临和T型车同样的时刻。危险不在于需求会马上崩盘,而是投资策略正在从寻找新的石油来源转变为寻找石油的替代品。眼前的催化剂是全世界对于气候变化的反应。巴黎达成的协议带来了一个五五开的机会,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不超过工业化前2℃,甚至可能是1.5℃的水平。这被一些人视为对化石燃料宣战的标志。

       2014年,煤产生了全球因燃料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中的46%,而石油占34%,天然气占20%。天然气很可能是坚持到最后的化石燃料,因为它相对清洁。许多人认为,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电将是全球能源体系全面改革的第一步。

       石油是能源行业最大的组成部分,也是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大宗商品,每年出口价值约1.5万亿美元。《财富》全球500强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中有一半生产石油,而未上市的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让它们全都相形见绌。

       石油收入支撑了给全球地缘政治带来稳定的国家,也支撑了那些掌握在暴君和恐怖分子手中的国家。石油产品驱动着全球93%的交通运行,所以它的价格几乎影响着每一个人。

       自原油价格从2014年开始下跌以来,世界已经隐隐见到了萎靡不振的石油行业可能带来的浩劫。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产油国遭遇预算井喷和社会动荡,一些美国页岩公司随之破产。但这也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影响。沙特阿拉伯已经开始筹划减少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并宣布将把阿美公司部分私有化。其他中东产油国已热情拥抱太阳能发电。一些石油消费国则趁油价低迷削减燃料补贴。

      在未来很多年,人们还会用石油来驱动重型货车、飞机和船舶以及制造塑料。但从美国到中国,汽车排放标准已经变得更为严苛,要从更少的燃料中抠出更多的里程。大城市中的空气污染和拥堵正在推动中国和印度等国寻找汽油和柴油的替代品作为交通燃料。特斯拉、雪佛兰和日产等汽车公司已经公布了以补贴后大约30,000美元的价格销售长程型电动车的计划,让它们变得更实惠。在世界各地,能源在GDP增长中的作用正在减弱。

       一些分析师认为巴黎协定将标志着全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工作步入转折点。他们表示,全球石油消费量可能最早在21世纪20年代开始下降。这将意味着公司将不得

      不专攻易于开采的石油,比如中东和美洲页岩油省份的石油,而不去开采那些昂贵而复杂、回报周期很长的项目,如北极、加拿大油砂或深海石油。

      然而,不少业内人士继续对需求顶峰的说法嗤之以鼻。他们不相信各国政府有以巴黎协定设想的速度履行气候目标的政治意愿。在美国,他们嘲笑这个车轮上的国家能够迅速放弃汽油的想法。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卡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估计,在未来25年,全球仍然需要每年在石油上投资将近1万亿美元。资深石油人士指出,即使全球石油消费量快要达到顶峰,世界上仍有替换现有油井的需求,因为这些油井每年在以高达每天500万桶的速度消耗着——大约是美国页岩革命四年来增加的总量。需求并不会断崖式下跌。